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吾犹不足 > 内容详情

王妃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色勃如也网 -[收藏本文]

  宋离拿起一包糖袋,修长的手指灵巧而温柔,一个小口已经被撕开,霎时间,粒粒白砂糖便滚滚而下,冲入了牛奶杯中。

  他拿着细长的长柄勺搅拌了几下,眼睛不时看向外面客厅的房门,看起来有点意兴阑珊,轻声嘀咕:“怪了,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晚,还没回来,以前不应该早就到家了吗?”说着用手摸了摸的杯壁,眉头一扬,觉得有些微烫,于是就这样将牛奶放在了厨桌上,走回了客厅。

  捡起沙发上的手机,他的手指轻轻一滑,一张清丽的容颜便扑面而来,雪白的肌肤,尖尖的瓜子脸,琼鼻高挺,黛眉青青,一双丹凤眼内蕴清光。

  屏中女子身着一套月白古装长衫,黑发如瀑,静立于半空之中,张开了双臂,在她身后是一派暗黑末世的现代背景,明暗相衬下,这个世界仿佛因为这个女子的存在而有了光。

  看着这张绝美的容颜,宋离的呼吸也不由一窒,他用手指轻轻刮着屏中女子的鼻梁,眼神间却流露出一种可爱的调皮。

  “落雪呀,落雪呀,真个是出落如雪,这么美丽的女孩,让我怎能不想你呢,你看啊,现在都已经是凌晨了,还不回来,你要是再不回来,牛奶都快凉喽!”宋离的嘴角翘起,语气轻松,面上的笑颜看起来显得极为腹黑。

  可正在此刻,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外面突然响起的警笛声打断。

  “呜呜??”

  红蓝双光透过小区的窗户照进了家家户户,一闪一闪。

  一时间,整栋小区瞬间骚乱了起来,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楼道里开门声此起彼伏,尽是喧哗。

  宋离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耳力敏锐的他,却还听出了另外的声音,除了警车的汽笛声之外,还有阵阵‘呼呼’声!

  听着这声音,宋离轻轻咕哝了一声‘厉害’,神色却依旧平静,连身子都没有动一下,脸上呈现的表情还是那般戏谑,道:“嘿,现在的人呀,犯事都这么厉害,搞得人家连居然连直升机都派上了。”

  “呼呼??”

  不知何时,直升机的声音已经穿过层层空气,回荡在这座小区上空。

  宋离对警方抓捕犯人的兴趣原本就不大,但此刻他的心却不由紧了紧,他的目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光穿过客厅,看向了厨房中厨桌上的那杯牛奶。

  牛奶的热气正徐徐向上冒着,不知再过多久就冷了。

  他的双手紧握手机,不知在想些什么。

  ??

  “咔嚓!”

  安静的客厅里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那是钥匙插入锁芯的声音。

  这道声音宋离像是等待了千年之久,所以下一瞬间他的身子便一下跳起,起身盯向了正缓慢洞开的客厅房门。

  ??

  东方落雪只觉得全身力竭,心力倦怠,身体像是有千斤重担压着,就连开门这种平常的机械性动作都让她感到疲累,可当她开门看到了那个正像往常一样等待着她归来的让她依靠的人后,她放弃了对疲劳侵袭的抵抗,她知道那个人会照顾好她的一切。

  于是她便像是被抽干了最后一丝精气般,颓然倒下了身子。

  宋离没有任何念头,突然一个箭步,稳稳当当当的托住了这道柔美的倩影。

  沙发上,宋离看着那怀里原本应是十分精致但此刻却是的疲倦到苍白的脸,他心头在滴血。

  “雪儿?雪儿??快醒醒??”

  “亲…亲爱的??”温柔平和的声音在宋离的耳边断续敲打。

  “嗯嗯,雪儿我在,雪儿,你先……别说话,到家了,到家了……”

  宋离将东方落雪的头稳稳地枕到一个抱枕上,转身快步走向厨房后又走出,手上多了那杯纯牛奶。

  “雪儿??来,快把牛奶喝了。”宋离把东方落雪扶了起来,将牛奶送到了她的唇边。

  东方落雪咬牙支撑着身子,身体在得到片刻的休息后,渐渐回复正常,她的目光虽然涣散,但一双眸子仍然清明如水晶,她坚定地摇了摇头,并没有喝唇边的牛奶,只是默默地凝视了宋离一会儿后,便侧着身子枕到了宋离的双腿上。

  “雪儿,听话啊,把牛奶喝了,今天你们局里想必很忙吧,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累。”

  东方落雪没有回应,轻轻点头后又摇头,轻声道:“不喝了,不过今天局里真的很忙。”

  宋离了叹口气,将牛奶放到一旁的茶几上,附身抚摸着东方落雪的长发,不悦道:“唉,也是,你们局里是想立功想疯了,你看,到现武汉癫痫病的治疗哪里医院好在还在抓人呢!对了,雪儿,你要把警服脱下来吗,既然回家了就穿轻松一点。”

  “没事,今天过后,就永远不会再穿了。”

  东方落雪的话语很简洁,但却清晰的传入了宋离的耳中,他的手突然停顿,低头问道:“为什么,雪儿,当特警不是你最大的梦想吗,为什么要放弃?!”

  “因为没有什么理由能让我坚持下去了!”

  东方落雪的声音很温和,但却没有给宋离回话的时间,接着一字一字平静而缓慢的说道:“因为杀我父亲的凶手已经找到!”

  宋离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当东方落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再一次瑟缩进他的怀里,力度很大,似乎希望他能将她的整个身体都装进他的怀里。

  他抱得更紧,心也更痛了。

  他附身轻吻着东方落雪的秀发,手掌抚摸着那细腻的面颊,沉静问道:“确定身份了吗?”

  “确定了。”

  “是谁?”宋离问话的时候,手已在发抖。

  没有回答,红蓝闪耀的客厅内,有低低的抽泣声。

  “好了,雪儿,明天早上起来,咱们就去把他抓住,然后送上法庭,之后一切都会变好的,今晚你需要好好休息,来,先把牛奶喝了,我特意加了糖的。”

  宋离用劲将东方落雪扶了起来,可再一次看到东方落雪的脸色时,那已经不是苍白能形容的了,只能用惨白来描述了。

  东方落雪双拳紧握,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有些瘆人,她睁大者眼睛盯着宋离,眼泪如注,嘴唇已经被咬出血,“为什么??为什么??”

  看着东方落雪这一副模样,宋离的心似要裂开,全身都已在发抖,脸色也变的苍白,话刚到嘴边便又咽了下去,他一把将东方落雪纳入怀中,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和,“雪儿,你太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

  东方落雪任由宋离抱着,也伸出了双手紧搂着宋离,似乎怕他就要离开自己,话语凝噎:“昨天始皇陵被盗,长生之心被偷,那可是国宝呀,不能流入海外的。”

  宋离的下巴磕着东方落雪的肩头,努力的点着头,声音已经慢慢变的颤抖,“嗯嗯,不会的,他知道那是国宝。”

  东方落雪继续道:

  “2047年7贵州哪个医院看癫痫好月9日,DF集团董事长东方豪在回老家访亲的途中,被杀手暗杀于岳西县32县道,那一天的报道曾说,东方豪临死之时手中还紧握着他13岁女儿的照片。”

  宋离的身子颤了颤,用力紧箍着东方落雪,咧嘴一笑:“嗯,是呀,我看过那张照片,那个小女孩好漂亮。”

  东方落雪也磕着宋离的肩,听到这轻轻的‘嗯’了一声,道:“有没有我漂亮吗?!"声音夹杂着抽泣,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嘿嘿,你们都很漂亮,当时我才刚16岁,真心觉得好好看。”

  “嗯,那你后来又怎么突然想到去认识她的?”

  “三年前,楼下的王姨想帮我介绍介绍女朋友,都说了好几次了,那一次实在是推脱不掉,而且还给了我一张照片,你知道的,看,就是这张喽!"宋离拿起手机,点亮了屏幕,一个古装女子便跳入眼中。

  东方落雪侧头看了看,点头‘嗯’了一声,仍旧抱着宋离,道:“长大了,样貌都大变样了,所以你也没认出,这个女子便是当年的那个13岁小女孩吧。”

  “是呀,后来我才慢慢发现的,原本还以为此生和她可能不会有任何交集呢。对了,今天还是她的生日,我还帮她准备了一件礼物呢!"说着,宋离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石头。

  甫一放开手掌,那块石头便散发出万丈的五彩霞光,绚烂的光芒充斥着整个客厅,警车的红蓝光与外面的喧嚣声似都被这美丽的光芒给隔绝在外,给两人留下了唯一的一方世界。

  “长生之心!”东方落雪的声音终于变的嘶哑,她的下颌一张,两排贝齿紧紧的咬向了宋离的右肩,愈咬愈深。

  宋离已经没有任何感觉,内心已经像是有万只毒虫在噬咬,语气哽咽,“对,长生之心,随同秦始皇埋葬了两千三百年之久的长生之心。”

  “为什么??为什么??”东方落雪一下挣开宋离的怀抱,双手紧抱着头,撕扯着长发,痛哭了起来。

  可宋离这一次并没有再一次将她纳入怀中,方才的那一推,几乎就像是要了他的命,煞白的脸上满是豆大的冷汗,他只能尽量保持着身子不倒地。

  东方落雪终于也反应过来,她发现自己的秀发居然有些粘稠,有些变色,手掌也有些冰凉,她想到了某种可能,眼睛猛然间盯向了宋离的面庞,接着试探性的慢慢的伸出了小儿癫痫的早期症状双手。

  宋离的嘴角笑着摇了摇头,伸出右手穿过了东方落雪的秀发,抚摸着那细腻光滑的面庞,温暖的眼神似要将东方落雪的整个人融进脑海。

  只见温暖的色调下,那双原本白洁秀美的玉手上已经满是鲜红。

  不,应该满是深红。

  深红的手掌上,粒粒血珠正慢慢滴落,滴落向宋离的左手,落向长生之心。

  东方落雪的心神终于在这一刻崩溃,她哭着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杀手吗,怎么会受伤的?!”

  “没有最厉害的,雪儿,我不过就是比别人懂得更多的知识,拥有比别人更敏捷的身手罢了,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

  “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一个普通人,杀手不应该是断情绝爱的吗,你怎么会恋上一个人,即便你知道这个人与你不共戴天!”东方落雪声音凄凄,惨淡的面孔在这一刻突然变的潮红,一口鲜血霎时喷了出来,几粒血珠也飞溅到宋离的左手上,粘上了长生之心。

  宋离这一刻终于顾不了身体的伤势,他慌忙将长生之心放到一旁,双手捧起东方落雪精致的脸庞,用力点着头,哽咽道:"是的,雪儿,即便我早就知道这种结果,对不起,我太自私,嘿,一切只怪我这个杀手不太冷。”

  说完,宋离便从沙发垫下掏出了一把左轮手枪,迅速的把保险一开,便将枪放到了东方落雪的手中,并将枪口指向了自己的胸膛,“落雪,记得要把牛奶喝完,知道你不喜欢喝纯牛奶,我特意加了糖的,你太累了,今晚需要好好休息。”

  东方落雪腾地抬起了头,泪眼惊异,她的食指已经被面前男子的手牵着按下了扳机,这一刻,她感觉到枪膛内的子弹正在发烫,耳边似乎也传来机纽松动的声音。

  这一刻,她惊恐的直甩头,“不??”

  ??

  枪声已响。

  客厅里溢出了红光,四面墙壁像是刷上了一层红漆,有限的空间仿佛被一股血泉给淹没殆尽。

  楼道里的喧嚣也被枪声打断,但不知谁的手机铃声却突然不争气的响了起来,声音奇特,让人一听便回溯到世纪之初:

  “痛太美,尽管再卑微,也想尝尽粉身碎骨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