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爰及姜女 > 内容详情

所见所闻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色勃如也网 -[收藏本文]

  那一年暑假,当时我十七岁。

  奶奶因为生疱疹住院。医生说这个病在老年人的身上最容易体现出来,因为老年人的抵抗力下降,各种细菌容易找上他们。

  当疱疹出现时,因为缺乏条件比较落后,并不知晓这种病。只是以为是普通的皮肤病,自己是会消散的。头一天发现的时候就一点点,并不是很多,小小的,但那个包也特别的亮,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破,像极了水痘,三天后,已经长满了奶奶的整个脸,眼皮也肿了。

  我带上奶奶奔向了去县城医院的道路,医生告诉我,这是疱疹,需要住院观察半个月左右。

  为了奶奶能健康的好起来,我陪我奶奶在医院住了下来。

  走了很多流程,从排号到看医生到交费,跑的快找不到北了,不得不说医院不算大,可繁文儒节真多,总算是顺利的把奶奶带到了病房,刚躺下,护士就来了,告诉我要下去领擦皮肤的药,于是我灰溜溜的又去药房拿药。

  这么一点时间,奶奶已经把液输好了,护士告诉我要看好针管。如果没有点滴了,就轻轻的动一下那个小管子的轮滑,没有效果就要去找他,还要注意病人的手会不会漏针,漏针的话手便会肿。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打量起我们的这个病房了。总共住了四个人,加上我的奶奶,1号床上住的是一个瘦瘦的50来岁的中年人,身上几乎看不到肉,全是骨头,后来了解才知道他得了胃病。2号床上住的是一个老爷爷,他看起来很健康,只有每天上午来输液。3号床上住的一个老奶奶,听说她只住两天便要回家了。西安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病好p>

  很巧,未来的半个多月会住在这里与他们朝夕相处。与我们对床相邻的是一号床的那个叔叔,他隔不了多久便会吐一口痰。他的老婆,守着他,每隔一个小时便会喂他一口开水,垃圾桶就放在他床旁,以防他会吐口水。

  他老婆跟我们讲,他已经治了有两年了,去过省城,市里,吃过偏方,听说什么有用都试过,可最后什么都没用。医生告诉他时间不多,最多就只有三个来月的时间,他不能吃饭,只能靠输点葡萄糖来维持生命。听她这样说着,偶然觉得生命何其脆弱。可,他的老婆并不想放弃,这么久的一个时间里,都没想过离他而去,她讲,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他有一个月总是骂她,打她,希望她离开,让他自身自灭,可她就是不愿去。她说,不管怎样,娃也大了,他自己也能自食其力了,而我就只认准你这个人了,你就算要走,最后一程也让我陪你好不好。没办法,叔只有让她陪在身边,他们仿佛更能珍惜生命,她在身旁叽叽喳喳的说着往事,他便在一旁听着,因为没力气说话,便只能扯着嘴轻轻的微笑。

  我正在给奶奶用帕子擦洗脸上刚抹过药的脸,那半边脸肿的更大了,眼睛眯了起来,我都看不到她的眼仁了,我问奶奶,你看的到我嘛?她说看的到,你这么大个人怎么看不到嘛。可我真的看不到他的眼睛,下面湿湿的,我用一个棉签,轻轻的把眼角的水擦试掉,希望这样我能看到她。

  在这期间,病房内响起了一个不怎么悦耳的声音,哦,是3号床的老奶奶的孙女来了。应该是中午来接她,她的孙女大概17岁左右,听老奶奶讲过,她好像没有读书了,在一个营业厅里上班,每个月千把块钱,能够维持生活。

  她来的第一句就是,快走吧,呆这么久早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该走了。说话不怎么中听,老奶奶趁她下去结费的时候跟我们讲,她的爸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从小就跟着她很生活,爸妈也不管她,每个月按时给他一些钱就不再过问,放任自生自灭,老奶奶舍不得,便把她带过来一起住,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教小孩子,从小就比较惯,以致现在说话比较无法无天,她也比较可怜,父母都有了新家庭和新妹妹和弟弟,也没人在意过她,哎,说着老奶奶的泪便掉了下来。不说了,不说了,我先下去了,不然她要找我了,你们多注意身体,千万不要再进来了,我们应了他一声。要不是有个这病,谁愿意进这医院,是药三分毒,何苦呢!

  快关门,快关门,护士过来告知我们,我很好奇觉得为什么要关门呀,这可是大中午的,有什么邪魅敢大中午的来犯,不晒伤他呀!正当我想着,忽听着门口有哭闹的声音,奶奶告诉我,不要去看,多半是有人病逝了。我曾以为死亡离我很远很远,却不曾想是这么近,近的只有一门之隔!希望天堂安好,不再有病痛!

  3号床的位置空了几天,来了一个70来岁的老奶奶,还未到病房,便听到她叫唤的声音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呀!推入病房的是一个很大的蓝色氧气罐,我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见。

  奶奶也醒了,看见来人,让我叫人,我不知是谁。奶奶讲这是你一个表姨婆,于是我乖乖的叫人。

  一个很瘦的老人,大约只有50斤左右。身旁跟着一个30多岁的中年人,好像是她的孩子。他把老人扶到床上,因为是夏天,穿的比较短,我看到她的腿上全是黑色的小斑点,骨瘦如材的身体,真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奶奶跟我讲,这个表姨婆,原来是跳大绳的,就是哪里治疗羊颠疯好所谓的封建迷信,在奶奶那个时代去找她的人也比较多,所以在奶奶那个村也比较出名,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

  我们打听是得了什么病,表叔告诉我们是综合症,什么病都有一点。还真是奇怪,可没过一天我就知道这个综合症是什么了,表姨婆,有人扶着是可以走两步的,可大小便却不禁,便常常出现尿床的现象,夏天真热,不仅有人的汗味还伴随着一股尿味蔓延在空气中,两种味儿也真的是绝了。

  到晚上的时候,不知从哪个病床跑过来一个老婆婆跟表姨婆在那里大谈封建时期的社会,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居然还在,我忍住了,奶奶忍住了,可1号床的叔叔没忍住,拿起枕头轻轻的打到了表姨婆的床上,把身旁的他老婆吓了一跳,说道,你不要命了,你还有力气在这耍横。说罢便安慰起叔叔来,可旁边的表姨婆他们还在聊头正欢,大孃忍不住了,对表姨婆他们说,哪来的回哪去,不要再聊天了,明天白天再聊,那个老婆婆,说,哎呀,大妹子,我们姐妹俩多年没见了,再聊下就好再聊下就好。大孃忍不得,出门去了,几分钟过后,来了一个护士姐姐,把老婆婆带走了,走时还说明天再来,终于走了,你可千万别再来了!护士姐姐跟我们讲,这个老婆婆,她有一点老年痴呆,总是在找她的背包,来一个人问一个人,我的背包,我的背包。不知为何却总跟表姨婆聊的起来,神秘不知!

  奶奶的病情比前两天好多了,我看着也甚是欢喜。2 号床的老爷爷准备出院了,他是我们这个病床中看起来最健康的一个老爷爷,照顾他的是他的老伴,天天乐呵呵的,老爷爷也比较慈祥,他讲自己这个身体每逢一个月都要进次医院,因为自己不忌口,哎,这胆结石,总想把自己的器官保持完整下去,下一世,才不会有治疗癫痫病时,病情会不会出现复发的现象呢?什么疾病,也不愿把他割掉。不疼的时候啥事也没有,痛起来真的要了人的命,哎。不病,谁愿意进这个全是药味的地方呀,找罪受嘛!

  老爷爷走后这个病床一直没有人来,直到我和奶奶离开医院!

  奶奶的病好了,可还是有很多疤痕,医生说到了夏天的时候可能还会复发,这个病是个慢性病,复发的可能性比较大,医生让我们给奶奶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可我的奶奶却一点油的都能沾。

  一次,奶奶的菜里,我给他用猪油吵的土豆丝,她吃出来后,连忙把所有的东西都哇哇的吐了出来,什么也吃不下来,不得不说进一次医院能让人对生命改观,生而为人,幸运,又不幸,短短平均几万天的日子,能做的便只有珍惜!

  不知生,未知死,生命怀有敬重的意识。终有一天生老病死。

  我们出院后,大概一个来月,我去上学了,给奶奶通电话,跟他讲起在医院的往事时,他跟我讲,表姨婆,还有那个叔叔都去世了!这消息颇为震惊,生命真脆弱。把生命比作成一场梦,我愿自己可以在有限的生命里,把这场梦做的完美些。不知叔叔的老婆怎么过下去,我幻想了种种,可这毕竟是别人的生活,叔叔未曾死掉,他活在了,大孃的回忆里,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还记得他,他便未曾消失,不朽。

  表姨婆,据奶奶说,在我们走后两天便走了,我想不通,在我们走的前一天,还大吵着跟表叔说要吃猪肉的她,在几天后也会去另外一个世界,原来这是对生命中的一种尊重形式,我看着你把这么大一碗肉吃完了,想着你肯定会好好的出院,未曾想,还是先去了别一个天堂。

  世事无常,唯有珍惜!